马宝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人物沉静美妙真诚自然马宝康油画艺术 [复制链接]

1#
医院订阅哦!

《被遗忘的村落》70×70cm

沉静美妙真诚自然

——马宝康油画艺术赏析

孙莉坪

20世纪80年代,现代主义艺术运动成为影响中国美术的重要因素。当时的青年艺术家追求思想解放,对新的艺术风格和形式充满渴望,试图从西方现代艺术中寻找新的出路以打开僵局。在各种不同思潮的冲击碰撞中,引发了全国范围内青年艺术群体的不断出现,他们相继在各地举办不同类型的艺术展览和学术研讨会,他们对艺术的思考上升到哲学批判的高度。艺术观念的变革,使得从题材到形式的突破蔚然成风,这是美术史上一个热烈活泼的时期。江苏“新野性画派”就诞生于这个时期。

《在我心中》95×70cm

马宝康是“新野性画派”的主要成员之一。当时,他们青春而敏感,以喷涌的热情活跃于创作和研讨的第一线。他的作品在八十年代就被国家美术馆收藏,这对画家来说是难得的荣誉,但在这之后,他在画坛几乎悄无声息。因为他意识到,大家出于热烈情感所做的种种尝试和探索带有很大的盲目性,因缺乏持续的内在力量而无法继续前行。他清醒地认识到,要在热烈之后获得恒久,就必须进行深刻的自省和梳理。无论何种艺术观念和艺术主张都要既有个性又有共性,既要创新又不能完全背弃传统。再好的观念也应沿着经典的道路去探索现实的世界,经典的东西永远不会过时,这样取得的成果将更持久。缺失经典的滋养而去追随时尚,很容易滑入故弄玄虚的歧途。有时,新和荒谬是难以区分的。大多数人盲目地跟着时尚跑,是因为有些实验性作品容易模仿;或是因为怕落伍,没有去认真思考这种“一窝蜂”做法的危险。他意识到不能把艺术问题简单化,简单地肯定或否定一种艺术形式都是轻率的。他着重于艺术观念和艺术语言方面的研究,当然这需要执着不懈的努力,需要大量的实践。

《C小调》80×80cm

当大多数艺术在表达人的精神分裂、迷狂、堕落不安时,而他把目光投向了他认为更有价值的东西,那就是人类精神中具有普遍意义的宁静、单纯和真实。

《画家肖像》80×70cm

前些年,宝康突然在大家面前呈现一批作品,在这批带着他经历涤荡和反思的作品中,先锋的痕迹已褪去,更多的是因时间的沉淀,画面突显出一种宁静、雅致的美感。他的绘画从自然形象出发,而又以完全独立的崭新形象和色彩追寻着自身情感深处的表达,他抛弃容易取得的现成效果,努力地把世界只画成他眼中的、心中的样子。这就使得他要做无数种可能的试验,面临无数的选择,不知道何时何地可以停手。他迷失在自己的追求中,离目标近一点,再近一点。这样无止境地追求让他经历许多辛劳,也吃尽了苦头,更让他忘记了周遭的热闹。哪一种方法,哪一种语言,都不能长久占据他的内心。他有时会去画中国传统的水墨画,寻找水墨交融产生的氤氲之美。有时会去写书法,品咂线条所构成的隐蔽美感,探索以线条的疏密、曲直、粗细所达成的形体空间和画面的气韵贯通。

《窗前》90×60cm

几年前,宝康去山西省的右玉县写生,右玉自古为中国北方要塞,县内古城堡随处可见,烽火台沿山相望,南北部为黄土连绵的丘陵,东西部均为土石山地。这里灿烂的阳光,新鲜的空气,简陋的土屋牛棚,淳朴的农民,加上浑厚沉稳的北方色彩,对他来说真是个好地方。宝康开始描绘那里的风光和农民。他画的右玉农民,能让人感受到他们与土地、与生存环境融为一体。他画人物有时用笔粗放,有时细腻,至于他决定何时该用粗放还是细腻,这有诸多的因素,如对象的性格、职业,还有对象给他个人微妙的感受等等。他用粗放的笔触塑造出农民结实的身体,这样粗放的笔触生动地传达了农民的敦厚、朴实与善良。他画的农妇,你能感觉到她带有田野的气息,那皴裂的嘴唇,褪色的衣服,饱经沧桑的面容都来自那灵巧爽利的用笔。这样的笔法加强了画面人物生命的活力,使得他笔下的人物那么鲜活,不似一般肖像看起来冷淡而缺乏感情。理想形式的美人对他来说太概念、太冷。在这些画面前,你不再关心画里的人漂不漂亮,色彩美不美,留在你的记忆中的是画中人物的鲜活。

《右玉农妇之一》30×30cm

右玉的山村,他浸染上赭色和蓝紫色。画中金色的阳光,清朗的空气,使人们透过平常的景色,看到了大自然的宁静之美,诗意之美,整个景色理想化了。他摆脱了自然物象的再现,注重自身情感的传达。画面中,他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